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铜博士”没有告诉你的是:做空铜市的是中国人自己

2017-11-29 10:20:52

  铜被誉为可以反映全球制造业状况的“铜博士”。对于那些喜欢市场主题简洁明了的人来说,铜博士给出的信息非常明确——它正在告诉我们,主要由于中国经济放缓,需求增长几乎已消失不见。

  而且,这不是周期性的偏差。按信贷评级公司穆迪的话来说,“中国增长放缓的效应说明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穆迪最近把175家大宗商品公司列入可能调降评等的审视名单。而这种“前所未有的转变”已经发生之际,铜生产商却释出了一波新的产出,以满足不再存在的需求增长,导致全球陷入供应过剩的窘境。

  简而言之,供应太多,需求太少,故铜价挫至六年低位。同样的说法也适用于所有其它工业大宗商品,只是供应过剩程度有所不同而已。这个说法存在的唯一问题是,铜自身情况似乎与之矛盾。

  如果中国的需求增长真的已不复存在,那么为何该国去年铜进口数量创出了最高纪录呢?再者,如果全球陷入了供应过剩局面,那么过剩的那些供应究竟在何处呢?是否可能存在其它与供需基本面毫无关联的情况?换句话说,有些事情铜博士没有告诉我们?

  毫无疑问,中国的需求增长已经确实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各国经济学家都在研究官方数据,探究中国当前的真实情况。但金属市场了解中国的情况已有一段时间了。带动中国经济增长数年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盛宴于去年年初落幕,中国经济开始“硬着陆”。

  中国经济增长转向消费拉动型模式,给钢铁等市场带来了沉重打击,这些市场十分倚重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铜市场也未能幸免,但铜具有多种用途,并非全部用在建筑业。铜需求增长虽然放缓,但并未消失,甚至从更大范围而言,铜需求还在缓慢增长。中国去年精炼铜进口增长2.5%至创纪录的368万吨,是否还有其他原因可以解释呢?

  以往出现这种自相矛盾的信号,或许可以用铜被作为中国影子融资贸易中的担保品来解释。

  然而在青岛港发生融资丑闻招致当局重拳打击后,再加上人民币和利率方面的因素,这一特殊理由如今已经很难站住脚。

  抑或是中国国家物资储备局(国储局)买下了所有的铜?国储局在国内市场的确是一直十分活跃,为了缓解中国厂商面临的价格压力,而收储了15万吨国内铜。国储局核心的铜业务透明度更低,虽然国储局悄然买下进口铜的观点也不无道理,但并没有人暗示国储局曾这样做,而且收储力度足以解释去年创纪录的进口规模。

  可能还有其他因素在发挥影响,例如老调重弹的逢低买进说等等,但整体来看这些都微不足道。显然,中国对铜的胃口不减说明,需求增长虽然放缓,但并未消失。如果目前有过剩金属供应在渗入市场,那么一定发生在中国,因为看不出其他还会有哪里。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铜库存正徘徊在一年低位附近。LME体系中的可交易库存(Open tonnage)目前为176850吨,这亦是一年低位水平,并且接近过去价差长期紧俏时的水平。LME期铜价差在2015年第四季的大部分时间都为逆价差状态,理论上应会吸引更多金属进入交易所仓储系统,因此这种低库存情况更加令人惊讶。

  事实上,包括LME、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COMEX)和上海期交所(SHFE)在内的全球各大交易所库存总量目前为48.8万吨,相较于历史水平一点也不算高。2013年4月时,全球库存总量还有近86万吨的水准,那时几乎没有人会设想中国经济“硬着陆”。

  会不会是过剩供应尚处于铜精矿形态,才正要进入精炼铜市场呢?但以近期冶炼厂达成的2016年供货合约条件,或是去年和今年铜矿供应增幅被持续下调的情况来看,这又说不通。与原油或镍之类的金属不同,现在看不出整个世界被铜供应所淹没。相反,如果有供应过剩,也都是相当轻微的,而且如果过剩确实存在,似乎也是被锁在中国里面。

  如果只考虑到这种供需因素变化,就算想破脑袋,也难以明白LME期铜价格怎么会在本月稍早跌至六年低点4318美元。但在整个故事中还有一块拼图被忽略了。那就是资金。

  

  

  去年堪称铜市的中国熊年,上海期铜急剧下挫,数度引领LME期铜走低。但这个趋势已经持续了超过12个月。上海期交所期铜未平仓合约在2011年年底及2012年也出现了自己的重大变化,更多投资热钱涌入铜市,而且一直没有离开。

  接下来的四年期间,沪铜及国际铜价都遭遇一波强劲熊市。值得注意的是,每当跌势加速时,上海期交所的未平仓合约及成交量就会飙高。换言之,中国投资人已经看空铜价好几年,中国当局不久前打击中国股市沽空的作法,只是更加巩固了他们作空铜市的态度。

  这批新的铜市空头势力崛起之时,正好赶上其他地区的投资热钱撤离铜市的时候。而真正重量级的机构投资者资金一向都是站在铜的多方,主要是以被动式指数投资的形式。

  还记得在2009年及2010年时,有段时间伦敦交易员总会热切等待每个月的月初,基金的大量涌入金属市场,带来一段资金行情。但由于大宗商品的投资回报持续低迷,退休基金不再相信大宗商品题材,这类机构资金已退潮。

  花旗分析师估计,去年投入大宗商品的基金管理资产总规模缩水18%,降至2500亿美元以下。目前水准比2011年4月时的高峰少了3300亿美元。被动式指数投资市场估值约1250亿美元,与大宗商品超级周期高峰时的水准相比,整整少了1000亿美元。

  在五年的时间里,影响铜价的投资势力已经从欧美为主且偏向作多,转变成为以中国为主,且偏向作空。这种犹如地层结构式的巨大变化,为铜价带来第三道且不为人知的影响。铜博士或许能够告诉你一些制造业需求的讯息。他甚至或许能够告诉你一些供应面的情况。但在资金的问题方面,他绝对不是金融市场大师。

  原文出自路透,金十新闻略有改动。